hippy000

天天美好:

致中和:

英国,傻瓜式的智慧
作者:李大伟

瑞士盛产最精确的时间——钟表,但时间的中心却在英国——伦敦的格林威治村;巴西、德国屡获足球冠军,但足球最初的规则却产生于英国;最繁荣的经济在美国、日本、德国,但计算财富的会计行业,最权威的证书却属于英国…世界上行且行之有效的标准,往往产生于英国。
古人云:不立规矩,无以成方圆。英国人善于做规矩。
规矩能够实行,必须简单。

英国的户外垃圾箱总是并列三个,箱体外没有文字说明,只有图案标识:一个是玻璃瓶,一个纸袋,一个屑屑粒粒的点,掷弃者一目了然,知道归类抛物,哪怕不识字的,都会各得其所。

在上海,垃圾箱上写着“有机”“无机”的化学名词,表现出科技含量。一个垃圾箱,何必那么学术化呢?老人、小孩自然不知所云,外来农民工也不知所措。像我这样也算读过些书的“知道分子”,充其量“识其字、不知其义”,只能像下注彩票似地抛掷垃圾。这样标识的垃圾桶,应该放在化学系、科技馆门口。

英国地铁开通于一百多年前,线路四通八达,密如蛛网,下了地铁,就陷入迷宫,但是别慌,哪怕不识英文的外国人都不会迷失方向。在地铁的墙上,中腰线就是宽宽的色带导向线,色带正好与你眼睛平视,躲都躲不了,或红或绿或黄或蓝,一种颜色代表一条线路,与地铁入口处的免费地图上的线路色带是一样的。语言有国界,色彩无国界,跟着色带走,循着墙角转,连傻瓜都能找到月台。

在英国,哪怕伦敦,大多数道路都能泊车,哪怕单行道、哪怕窄路,但收费泊车位的道旁,都有收费器,没有收费人。车主交完费后,收费器会吐出凭证,你将凭证贴在车窗前,巡检者半小时一趟,远远一瞄,就知道谁没有交费,效率极高,难度极低。

英国的出租车有两类,一类是mini,只能电话预约;一类是taxi,可以在马路上招手停车载客的。mini车的款式各异,属于私家车揽客,该车主必须申请,专管部门批准,交一笔税费,然后在车窗前贴有统一标识,只限于电话预约,不得路途半道上揽客载客。
  
Taxi归出租公司管理,不管哪个公司的车,款式统一:黑色、方头,枕头面包似的,上海人所谓的老爷车。如果非此款式的车停在路边载客,任何人都会发现,任何人都能举报。众目睽睽,违规者无藏身之地。

为了降低监管成本,首先简单化、直至傻瓜化,这就是英国人的管理思路。
一百年前在上海英租界里,黄包车是公共车,漆以黄色,可以路上停车拉客。私家包车漆以黑色,路上截客、接客属于违规,巡捕抓你,上海话“黑车”就典出于此。

规则越简单,执行越容易,监督越便利,监督成本越低,违规难度就越高。
规则不是做给内行看的,而是做给外行看的,让全社会的相关者都能一目了然,哪怕有些弱智。这是智慧。

让傻瓜也能操作的傻瓜式,是聪明人的杰作。傻瓜就是愚蠢,但傻瓜式却是智慧。英国的管理就是傻瓜式,便于全民执行、监督,这就是这个老牌国家的高妙。

大象群文化传媒公司办公设计

建筑与室内设计艺术赏析:

北京,一个欲望尤为混杂的多元化大都市。每个人都企图在这偌大的城市空间里寻觅一份小小的归属感、认同感。即使精神紧张、雾霾困扰,依然义无反顾。办公空间却成为我们在这座城市里所呆时间最长的场所。


 



 


大象群有句话说:引领新传播时代的力量,源自永不停息的创意灵魂。作为一家以数字整合传播见长的公司,开放性和多元融合文化,也让我们在它的空间结构设计初期就以开放性以及高度的人性化的设计构思,加上富有奇思创意的美学构想不断地渗透到设计之中。


 



 


对于我们来说,做设计不单单是使用一种手法,我们更想在每次设计里寻找一种科学的方法,特别是面对办公空间,方法的思考是更连贯和有逻辑的,所有的运用都是为了这个空间的使用者。


 



 


在我看来“装”是一个动作的过程,“饰”则具有遮掩、美化的意味。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开始厌倦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与闪着弦光的镜面玻璃,更多的是对贴近生活的材质温度的追求,我们将竹子的元素运用在这里,并还原其本身的色彩。艺术必须出自于大自然,因为大自然已为人们创造出最独特美丽的造型。


 



 


第一层空间里我们将单一几何体切割、打散、分离或移动,进行重新组合、摆放,但在感觉上能显示和可回归分解前的空间形态。


 



 



 


这种手法不仅使大象群办公空间在保持内在形象联系的同时变得像拼图游戏一样生动有趣,而且能解决许多实际的功能问题,如采光通风、动线组织、功能分区等。空间的关系无非就是加减法则。在这层里用到的加法就是在单一体块上附加几个相同或不同几何体共同组成,保持它们的主次关系的同时突出空间的形象与表现力。


 





 


而减法却是在原造型上扣挖,掏空,局部切削,形成新的形体并使之适应功能需要。让体块有着更生动的阴影,更具雕塑感。


 



 


每个体块的地面和天花都隐藏着光源,即使是在晚上,它也会被光感形成独立的空间。简约与唯美、明晰与蒙胧、真实与虚幻的多维互补的设计语言——消解、重构,在多元复合的结构中建构富有创意的视觉空间。


 



 



 


在大象群办公空间里不但体现出其行业的特性,同时将自身文化和审美价值观给予充分表达。要有一定的领域感和私密性,又与大空间有相当的沟通。这就满足了群体与个体在大空间中各负其职、融洽相处,也是大小体块之间的关系。


 


 


 


而竹子作为一种建筑材料代表了古代亚洲建筑体系的内涵,而中国它的产量是足够支撑装饰材料的消耗的,并且有着高韧性、可塑性强的特点。在连接顶层的楼梯部分,我们没有再让竹子继续沿用直线语素。


 



 


 


建筑设计师高迪曾经说过:“直线属于人类,而曲线归于上帝”。这种为人们创造出超越建筑本身,超越自然灵魂的曲线,才能够真正的让心放松,徜徉在遥远的遐想里.所以我们在楼梯部分以及一层的顶面部分做曲线拼接,延续而上。


 



 


简单几何线条在室内空间中的运用就是这样产生,不再单单是那些传统元素的堆砌,更多的运用自然,着手经过计算打造的空间。


 



 


正是为了这个空间才有了界面;为了这个界面才有了材料,才有了结构和构造,才有了实体。形成室内空间中流淌的韵律。


 



 


当下的生活节奏加快使人的行为表现出更加明确的目的性和捷径意识,我们不再拘泥于固定的办公时间、地点。直线的行为准则成为流动空间的又一设计量尺,人的曲线审美心理也和直线行为活动在现代流动空间设计中表现出多元的契合状态。


 



 


好的办公室应该是有容度的,每一个人都能找到自己与自己的一寸天地。好故事固然好听,但好设计应有自己的生命力。好的设计本身应该自己成立,而不依附于好故事。做设计更是一个理性的思考过程,故事自身不形成好设计。